膠囊動態 首頁 - 新聞中心 - 膠囊動態

央視網:膠囊里的秘密

發布日期:2020-04-30 |
分享
加入收藏

          共同打造高質量的生活,歡迎收看《每周質量報告》。大家都知道,藥品安全,人命關天,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高度重視藥品質量安全,今年一月國務院印發了《國家藥品安全“十二五”規劃》,要求醫藥企業必須堅持安全第一、科學監管的原則,落實藥品安全責任,確保藥品質量,降低藥品安全風險,并且要求有關部門依法嚴厲打擊制售假劣藥品的違法犯罪行為。今天,我們就來關注膠囊類藥品。因為有些藥品對人體的消化系統、呼吸系統有較大的刺激性,所以需要用膠囊包起來才便于服用,膠囊作為藥品的重要輔料同樣也會被人體消化吸收。在調查中我們欄目的記者發現,這小小的膠囊里卻隱藏著大秘密。

  儒岙鎮位于浙江省新昌縣,是全國有名的膠囊之鄉,有幾十家藥用膠囊生產企業,年產膠囊一千億粒左右,約占全國藥用膠囊產量的三分之一。

  藥用膠囊是一種藥品輔料,主要是供給藥廠用于生產各種膠囊類藥品。記者在當地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這里的膠囊出廠價差別很大,同種型號的膠囊按一萬粒為單位,價格高的每一萬粒賣六七十元,甚至上百元,低的卻只要四五十元。

  在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一名銷售經理向記者透露,他們廠生產的藥用膠囊主要供應東北、山西等地一些藥廠,所用原料主要就是明膠,因此膠囊價格懸殊跟明膠原料有很大關系。

  記者:材料不是一樣的嗎?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銷售經理王浩明:材料不一樣。

  記者:為什么?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銷售經理王浩明:就不可能一樣的,一個是兩萬多(一噸),一個是三萬多。

  在這家廠的原料庫房,記者只見到了這名銷售經理所說的每噸售價三萬多的明膠,并沒有見到所謂兩萬多一噸的明膠。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銷售經理王浩明:兩萬的一般不放在這里,這里是有隨時進行檢查。

  記者:你兩萬的那個還怕檢查嗎?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銷售經理王浩明:那個是不合格的膠,合格的膠現在最起碼三萬多(一噸)。

  記者:三萬多。

  這種兩萬多一噸的明膠為什么要藏在別的地方防范檢查呢?記者跟隨這名銷售經理,在另外一個原料庫房見到了這種明膠的真面目。這種明膠用白色編織袋包裝,上面沒有廠名廠址等任何產品標識。

  記者注意到,這種兩萬多一噸的便宜明膠同三萬多一噸的明膠比較,外觀非常相似,都是呈淡黃色顆粒狀,肉眼幾乎看不出有什么差別。

  那么,這種沒有廠名廠址等產品標識的白袋子明膠來自哪里?為什么廠家對外嚴格保密?這當中究竟有怎樣的隱情呢?對此,這名銷售經理不肯透露。
  在隨后的調查中,記者發現當地其他一些廠家也在暗中使用這種白袋子明膠生產藥用膠囊。

  新昌縣華星膠丸廠是當地一家規模較大的膠囊生產企業,有二十多條生產線,每天可生產幾千萬粒藥用膠囊,產品主要供應吉林、青海、四川等省的多家藥廠用來生產膠囊類藥品。

  在這家廠的一個原料庫房里,同樣存放著這種無任何標識的白袋子明膠。

  生產線上的一名負責人介紹,這種價格相對便宜的明膠。用來加工藥用膠囊能夠大大降低成本,所以在當地非常暢銷。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朱明光:像我們這個鎮上,普通膠兩萬以上,三萬以下的比較搶手。

  記者:比較好賣?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朱明光:比較好賣。

  對于這種白袋子明膠的來源,這名負責人同樣守口如瓶。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朱明光:這個我們跟你說是商業機密,我們要保密的,因為價格上面有不同。

  記者在新昌縣走訪的多家膠囊廠,都在暗中使用這種來路不明的白袋子明膠加工藥用膠囊。一提到這種明膠的來源,廠家都非常警惕,不愿多講。
  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發現,這種神秘的白袋子明膠一般都是通過經銷商,偷偷賣給膠囊廠用來加工藥用膠囊。

  在華星膠丸廠,記者碰到一個前來送貨的人,三輪車上裝的正是白袋子明膠。他告訴記者,他是卓康膠囊廠生產線的一名負責人,卓康膠囊廠老板既生產藥用膠囊,同時也經銷這種明膠原料。

  在這名負責人的帶領下,記者在一個隱蔽的原料存放點見到了大量的白袋子明膠。這名負責人表示,這種白袋子明膠除了供應華星、卓康膠囊廠使用,還賣給其他一些相對熟悉的固定客戶。

  記者:你這個都是固定的客戶要的?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生產線負責人:固定的。

  記者:固定的廠家都是華星那邊的?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生產線負責人:不是。上面(工業)園區也有。

  在新昌縣做藥用膠囊的廠家圈內,大量的白袋子明膠通過地下鏈條暗中銷售和使用已是公開的秘密。

  記者:你這經銷商多嗎?你這邊賣這個白袋子膠的經銷商?

  浙江省新昌縣儒岙鎮膠囊原料經銷商:有。

  記者:很多?

  浙江省新昌縣儒岙鎮膠囊原料經銷商:哎呀,你不知道,地下的。

  記者:地下的,你老跟搞地下黨似的?地下的,動不動。

  浙江省新昌縣儒岙鎮膠囊原料經銷商:那是。他們這種白袋子的不能拿出來賣的。

歷時半年,記者十多次前往新昌縣調查,終于摸清楚了這種暗中銷售的白袋子明膠的來源。一名曾在新昌華星膠丸廠承包膠囊生產線的負責人向記者透露,這種神秘的白袋子明膠大多來自河北、江西等地。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前負責人徐學明:哪里最多呢,我給你說,最多的是河北,他們說是叫衡水一帶。

  根據掌握的線索,記者隨后來到河北省衡水市追查白袋子明膠的真相。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位于衡水市阜城縣,具備年產上千噸明膠的生產規模,是一家獲得食品添加劑產品生產許可證的企業。

  在這家廠的庫房里,記者看到了大量白袋子包裝的明膠。據廠里的一名經理介紹,他們廠去年生產了一千多噸這種白袋子明膠,其中大部分都賣給了浙江新昌地區的藥用膠囊廠。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有,都去新昌那邊,頭年我跟你說,我這百分之七八十的膠都跑那邊去了。

  記者:去年。

  這名經理告訴記者,白袋子包裝的明膠之所以便宜,是因為使用了一種價格低廉的“藍皮”作原料,用這種“藍皮”加工的明膠業內俗稱“藍皮膠”。浙江新昌儒岙鎮一些廠加工藥用膠囊所用的白袋子明膠,實際上就是這種“藍皮膠”。

  記者在這名經理的帶領下,見到了所謂“藍皮膠”原料的真面目。廠里的空地上,遠遠望過去像垃圾回收場,記者原以為這些堆得像小山一樣的東西是廠里的生產垃圾和廢料,走近一看才明白,這些都是各種各樣的碎皮子,散發著刺鼻的臭味。

  據這名經理介紹,這種碎皮子正是“藍礬皮”,業內俗稱“藍皮”,實際上就是從皮革廠鞣制后的皮革上面剪裁下來的下腳料,所以價格便宜,每噸只要幾百元。鞣制后的皮革通常被用來加工皮鞋、皮衣、皮帶等皮革制品,這些便宜的皮革下腳料則被他們廠收購來加工成所謂的“藍皮膠”賣給一些膠囊廠,做成藥用膠囊供應藥廠生產膠囊類藥品。

  《中國藥典》規定,生產藥用膠囊所用的原料明膠至少應達到食用明膠標準。按照《食用明膠》行業標準,食用明膠應當使用動物的皮、骨等作為原料,嚴禁使用制革廠鞣制后的任何工業廢料。

  那么,這種被明令禁止使用的工業皮革廢料究竟是如何變成藥用膠囊原料的呢?

  在河北學洋明膠廠,記者目睹了整個加工過程。這些又臟又臭的碎皮子首先要進行前處理。

  記者:你們的話一般還加什么原料嗎?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灰,加白灰。

  記者:就是生石灰。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生石灰。

  用生石灰處理后的碎皮子必須進行脫色漂白和多次清洗。

  記者:你這個脫色工藝是什么工藝啊?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酸堿中和的。

  記者:酸堿中和,強酸強堿唄?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對。

  就這樣,原本又臟又臭的工業皮革廢料,經過生石灰浸漬膨脹、工業強酸強堿中和脫色、多次清洗等一系列工序處理后,變得又白又嫩,看上去跟新鮮動物皮原料沒什么兩樣。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漂完了以后,你看不出是鮮皮藍皮來,鮮皮洗完也是這樣的。
  記者:鮮皮洗完也這樣。

  在熬膠車間,清洗后的皮子被放入這口直徑達三四米的熬膠鍋里熬成膠液。

  記者注意到,正在熬制的皮子里面竟然還夾雜著其他異物。

  記者:我看這是啥?這口罩這是,什么衛生?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里面臟東西啊熬完膠以后都清出去了,有沒有臟東西沒關系。

  熬出來的透明膠液,再經過濃縮、凝膠、干燥、粉碎等工序,就搖身一變,成了淡黃色的所謂“藍皮膠”。

  廠里的經理承認,這種明膠實際上就是國家明令禁止用作食品藥品原料的工業明膠,然而,他卻信誓旦旦地向記者保證,這種工業明膠完全能夠用來生產藥用膠囊。

  記者:膠囊的話能不能用?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百分之百沒問題。

  原來,在浙江新昌儒岙鎮被用來加工藥用膠囊的白袋子明膠,實際上就是使用這種又臟又臭的“藍礬皮”生產的工業明膠。

  “藍礬皮”是工業皮革廢料,由于皮革在工業加工鞣制時使用了含鉻的鞣制劑,往往會導致鉻殘留,使用這種“藍礬皮”加工的工業明膠,重金屬鉻的含量一般都會超標。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 “藍皮”鉻不用化(驗),肯定超標。

  記者:超標多少?有沒有測過?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一般十五六(倍)吧。

  在包裝車間,記者注意到,這種工業明膠被分別裝入兩種包裝袋,一種包裝上赫然印著“工業明膠”的字樣,另一種包裝上則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產品標識。

  同樣的明膠,最后被套上了不同的包裝,標明工業明膠的賣給各種工廠作為工業粘合劑,無任何產品標識的白袋子膠,則賣到浙江等地的膠囊廠加工藥用膠囊。

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經理宋訓杰:膠是一樣的,說白了,藍皮你們用也是自己后面用,不是說明目張膽地用。

  記者:對對,你說做膠囊那一塊吧?

  隨著調查的步步深入,記者又獲得了新的線索。江西省弋陽縣也有廠家在用工業廢料“藍礬皮”加工這種白袋子工業明膠。

  龜峰明膠有限公司位于江西省弋陽縣,是一家有著二三十年生產經驗的老牌明膠廠,年產明膠一千多噸。公司董事長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他們廠使用“藍礬皮”生產的工業明膠也是通過白袋子包裝,大量賣到新昌縣儒岙鎮用來加工藥用膠囊,客戶多達上百人。

  江西省弋陽縣龜峰明膠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明元:新昌儒岙鎮那里跟我做生意的起碼七八十個、百八十個人是有的。

  記者:多少人?

  江西省弋陽縣龜峰明膠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明元:一百個人是有的。

  在明知這種白袋子明膠賣到膠囊廠是生產藥用膠囊的情況下,這家廠竟然還專門擬定了一個工業明膠購銷合同,并在合同中聲稱,廠方提供的明膠為“藍礬皮”加工的工業明膠,不得用于食用和藥用,購買方如違反則承擔完全責任,提供產品的廠方不負任何責任。

  記者:那儒岙那邊買你這個膠做膠囊的還都跟你簽這個合同了?

  江西省弋陽縣龜峰明膠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明元:對。要不就不買,要買就要簽合同。

  據他透露,在浙江新昌縣,業內使用工業明膠生產藥用膠囊的現象非常普遍。

  江西省弋陽縣龜峰明膠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明元:前兩年反正也不講什么藍皮不藍皮,在新昌我專門有個經銷部。

  記者:專門有個經銷部?

  江西省弋陽縣龜峰明膠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明元:對,全國八年,四年五年(前),都是用我的這種膠。

  《食用明膠》行業標準明確規定,嚴禁使用制革廠鞣制后的任何工業廢料生產食用明膠。然而在河北、江西兩地,這種使用鞣制后的皮革廢料“藍礬皮”生產的工業明膠,采用白袋子包裝作掩護,通過隱秘的銷售鏈條,最后流入浙江省新昌縣儒岙鎮部分膠囊加工廠,冒充食用明膠,生產加工藥用膠囊。

  那么,這種采用工業皮革廢料做出來的工業明膠,又是怎么加工成藥用膠囊的?調查中明膠廠和膠囊廠的人多次提到的重金屬鉻究竟超不超標?哪些藥廠在使用這些用工業明膠做的膠囊呢?記者繼續回到新昌縣調查。

  膠囊作為藥品輔料,生產環境和加工過程必須衛生。但是在新昌縣卓康、華星等膠囊廠,記者卻看到了另外一幕:人員未經消毒,便可隨意出入生產車間。負責挑揀整理的工人直接用手接觸膠囊。一些掉在地上的破損膠囊被掃起來,連同切割下來的膠囊廢料一起回收使用。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工人:廢料肯定是要放進去的。

  記者:廢料都要放進去。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工人:煮出的廢料肯定要放進去。

  記者看到,這種工業明膠原料在用來加工藥用膠囊前首先要進行溶膠,并根據藥廠需求添加各種食用色素進行調色。

  由于這種明膠不衛生,在溶膠調色的過程中還要加一種名叫“十二烷基硫酸鈉”的化學原料殺菌去污。

  浙江省新昌縣卓康膠囊有限公司銷售經理王浩明:明膠比較臟,然后高溫之中可以,也是高溫殺菌也可以的。然后就是加進去,然后把油脂什么的清潔掉。

  就這樣,這種工業明膠,摻入膠囊廢料,經過色素調色及化工原料清潔,進行充分溶解,就成了加工藥用膠囊的膠液。膠液再經過半自動膠囊生產設備成型,最后通過切割整理,便加工成了五顏六色的藥用膠囊。

  按《中國藥典》規定,出廠檢鉻,但是這種膠囊沒有對重金屬鉻進行檢測,就直接包裝成箱,貼上合格證出廠了。

  在卓康、華星等膠囊廠,竟然連檢測膠囊鉻含量的設備都沒有。

  記者:你這設備有沒有能檢測鉻的?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朱明光:鉻的沒有。

  鉻,是一種毒性很大的重金屬,容易進入人體細胞,對肝、腎等內臟器官和DNA造成損傷,在人體內蓄積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誘發基因突變。

  2010版《中國藥典》明確規定,藥用膠囊以及使用的明膠原料,重金屬鉻的含量均不得超過2mg/kg。那么,這種白袋子包裝的工業明膠,以及使用這種工業明膠為原料做出來的藥用膠囊,重金屬鉻的實際含量究竟是多少呢?

  記者在華星、卓康兩家膠囊廠,分別對白袋子明膠原料和藥用膠囊成品進行取樣,送到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綜合檢測中心。經過檢測,這兩家廠的白袋子明膠的鉻含量分別為62.43mg/kg和103.64 mg / kg,按照國家標準中鉻含量不得超過2mg/kg的規定,這兩種明膠重金屬鉻含量分別超標30多倍和50多倍。兩家廠的藥用膠囊樣品中鉻含量分別為42.19mg/kg和93.34 mg / kg,分別超標20多倍和40多倍。

  事實上,在新昌縣儒岙鎮,部分藥用膠囊生產商對白袋子工業明膠鉻超標的事實心知肚明。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賴三軍:國家標準規定鉻不能超過百萬分之二,像這個百萬分之十多一點。

  記者:百萬分之十多一點。等于超標四五倍了?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賴三軍:超標五倍、六倍。

  這種鉻超標的藥用膠囊,價格相對便宜,除了偷偷流入一些小藥廠、保健品廠、醫院和藥店之外,還賣到了一些大藥廠。

  記者:你這有什么大廠子?叫什么,有名一點的。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賴三軍:青海格拉丹東。

  在新昌華星膠丸廠,生產線的另一名負責人還向記者透露了采購這種膠囊的其他藥廠。

  浙江省新昌縣華星膠丸廠生產線負責人朱明光:像我這十幾箱膠囊要發到吉林海外,海外制藥集團都很大了吧,都在做啊。

  隨后,記者分別對青海格拉丹東藥業公司和吉林長春海外制藥集團公司兩家制藥廠進行了調查,發現這兩家藥廠的確都在使用浙江華星膠丸廠生產的藥用膠囊。

  青海格拉丹東藥業公司總經理聲稱,他們廠對采購的藥用膠囊都進行了嚴格把關。

  青海省格拉丹東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應海:肯定正規。達到我們這一個要有資質,再一個每一批貨進來必須經過我們藥檢,必須經過我們質量檢驗。

  記者:你們那個空心膠囊還要檢測啊?

  青海省格拉丹東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應海:肯定要檢,我們都要檢。

  在吉林長春海外制藥集團公司,記者看到,僅一張化驗單上顯示該廠所用華星膠丸廠的膠囊就達2040萬粒。而檢驗人員未經檢測就在鉻的檢測項目寫上了合格的結論。

  吉林長春海外制藥集團公司檢驗人員:(鉻)上原子吸收的(檢測)它那比較麻煩,得安排時間才能上,先寫上了,所以先寫上了。

  廠里的生產車間主任告訴記者,藥品生產所用的藥用膠囊一般不檢測鉻。

  記者:它的(膠囊)的鉻什么的都不檢?

  吉林長春海外制藥集團公司車間主任程兆平:鉻啊,含鉛啥的都不檢,正常應該檢的,對身體都有害的。

  在前后長達8個月的調查中,記者走訪了河北、江西、浙江等地的多家明膠廠和藥用膠囊廠,發現河北學洋明膠蛋白廠和江西弋陽龜峰明膠公司兩家明膠生產企業,采用鉻超標的“藍礬皮”為原料,生產工業明膠,然后套上無任何產品標識的白袋子包裝,通過一些隱秘的銷售鏈條,把這種白袋子工業明膠賣到浙江新昌地區,這種鉻含量嚴重超標的工業明膠由于價相對便宜,被當地一部分膠囊廠買去作為原料,生產加工藥用膠囊。這種被檢出鉻超標的藥用膠囊最終流入青海格拉丹東、吉林長春海外制藥等藥廠,做成了各種膠囊藥品。

  隨后,根據調查中掌握的線索,記者分別在北京、江西、吉林、青海等地,對藥店銷售的一些制藥廠生產的膠囊藥品進行買樣送檢。檢測項目主要針對藥品所用膠囊的重金屬鉻含量,經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綜合檢測中心反復多次檢測確認,9家藥廠生產的13個批次的藥品,所用膠囊的重金屬鉻含量超過國家標準規定2mg/kg的限量值,其中超標最多的達90多倍。

明膠廠明明知道這些工業明膠被膠囊廠買去加工藥用膠囊,卻給錢就賣;膠囊廠明知使用的原料是工業明膠,卻為了降低成本、不顧患者的健康,使用違禁原料加工藥用膠囊;而制藥企業呢,則沒有盡到對藥品原料的把關責任,使得這些用工業明膠加工的膠囊一路綠燈流進藥廠,做成重金屬鉻超標的各種膠囊藥品,最終被患者吃進了肚子里。接下來我們還有一連串的問號,還有多少食用明膠廠暗中生產銷售工業明膠?片子當中這些明膠廠生產的工業明膠還流向了哪些膠囊廠?膠囊廠用工業明膠加工的藥用膠囊還賣到了哪些藥廠?我們新聞頻道的記者目前已經達到浙江、江西、河北三省的事發地,隨時給您到來最新的追蹤報道。好,感謝收看《每周質量報告》,下周同一時間再見。


(來源:央視網 發布時間:2012年4月15日)

2020-04-30

下一條 暫無